海边飘来一大堆透明小球游客一看甩头救走!

炎热的夏天,最惬意的度假方式就是躺在海滩上享受凉凉的海风了。喜欢到海边玩耍的人很多,一望无际的海滩美得耀眼,有时候还能捡到贝壳、牡蛎和各种飘洋过海而来的物体。有时候能捡到宝,但有时候也会很吓人,比如下面这片海滩飘来的一大堆透明小球,让游客一看甩头就走!

这个海域的岸边漂流着一大堆透明的小球,在太阳的照射下里面好像还发着光呢,看起来其实挺漂亮挺壮观的。只不过这样的不明生物可不要随便玩耍哦,这些是海洋里某些生物的卵,有些是有剧毒的,所以知道真相的游客一看就跑。

这位老人手上那块像海龟一样的东西是他从海边捡到的,形状像海龟的化石,其实是一块价格昂贵的龙涎香呢。这么一大块可以值好多钱了,这位老人家真是捡到宝了!

也有人从海边捡到奇怪的东西,这么大一个球,你能想到它其实是一种大型动物的眼球吗?是不是有点吓人?这眼球里面还是蓝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海水里浸泡的太久而染上了海水的颜色。

这幅画面很美吧!这种景象叫做“霜花”,是因为海水本身的温度和周围的温度悬殊太大而造成的,是环境破坏的结果。这个画面虽然很美,却是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的一种反映,这样的美,还是不要被需要吧!

退潮后海滩上出现的一堆堆沙球和沙条是什么? 趣问万物

刚退潮的海滩上总会出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比如像这样四处散落的小沙球,还有一坨坨螺旋状的沙条,看着就像微型便便沙雕。那么它们是哪些神秘“雕塑家”的作品呢?

在潮起潮落的潮间带生活着很多小动物,它们喜欢玩“捉迷藏”,总是躲在泥沙底下。小沙球就是一群毛带蟹的“作品”。沙蟹总科的毛蟹科成员就爱“撮小汤圆”,组员包括毛带蟹属、股窗蟹属等,最常见的叫做圆球股窗蟹(Scopimera globosa),“撮球”的习性直接写在了名字里。

这些不起眼的小螃蟹平常躲在潮间带的泥坑里,上涨的潮水为它们带来丰富的浮游生物和有机物残渣,只是得就着泥沙一块吃。干饭蟹一边囫囵吞下泥沙饭团,一边把过滤出的泥沙集中在一起吐掉,就聚成了小沙球。

而更像便便的螺旋沙条才真是从“”出来的,它们是海蚯蚓(沙蠋)的便便。

海蚯蚓会在沙滩下挖一个“U”形的洞,婀娜地躺在里面,头尾分别朝向两个开口,然后从一头吞下含有微生物和有机物的泥沙,再从另一头排出没营养的泥沙。没错,就是躺着吃自助餐。

不仅是爱床头蹦迪的猫会如此,狗、狼、浣熊等很多动物都会,夜行性动物和晨昏性动物更常见,因为它们会在天暗时活动。

我们能看见东西,是因为物体反射的光打在了视网膜上,刺激到感光细胞。而猫等动物的视网膜后比我们多了一层类似反光镜的反光膜(tapetum lucidum),这意味着那些从视网膜漏过去的光线会打到反光膜上,再被反光膜反射回视网膜,增强对光线的感知。那些被反光膜反射出去的光波之间会发生相长干涉,增加光强,显得更闪亮。

人眼是没有这种反光膜的,但在有的照片里却拍出了双眼闪光的灵异效果。这其实是闪光灯太亮,连视网膜都有了反光效果。

在空间站的微重力环境下,失重的航天员看上去就像“游”在空中。一种常见的误解是,这是因为空间站脱离了地心引力。那么在地面上要怎么做到“脱离引力”呢?

实际上,在近地轨道上运行的空间站受到的地球引力依然很大,约为地表的90%,只不过这个力被用来改变空间站的运动方向(圆周运动),而不是让它向着地心加速运动。

根据物理学定义,失重表现为:物体所受的力(物体对支持物的压力,或对悬绳的拉力)远远小于地球对该物体的引力。所以在地面上,虽然有重力存在,但我们依然可以模拟失重环境。

最简单粗暴的做法就是自由落体。航天局的落塔就是让实验仓从高处坠落,制造失重状态。但塔的高度有限,坠落持续时间仅几秒,只能对物体做实验。

要延长失重时间训练航天员,航天机构会把飞机“扔出去”——让驾驶员操控飞机以连续抛物线的轨迹起起落落……这种“过山机”简直是晕机者的噩梦。

除了训练航天员,失重飞机也被用来拍摄电影特效,以及提供私人体验。然而,失重飞机成本很高,也不常用。

在地球上长时间维持失重状态不容易,平衡重力就容易得多。中性浮力模拟器是一种常用的训练航天员的装置,它其实就是个模拟太空舱结构的水池,经过设计,航天员在水中受到的浮力刚好能平衡重力,这样他们就能像在太空中那样悬浮着练习各项操作。

除了水浮法,还有使用喷气装置的气浮法、用拉力抵消重力的悬吊法。不过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微重力环境,只是模拟了失重时的悬浮状态。

榨果汁最麻烦的就是去皮去籽,那么在批量产果汁的工厂里,要怎么高效完成这最繁琐的步骤?这得分情况。

而对于皮或种子不能吃,或者会影响口感的水果,比如苹果、橙子、葡萄,一个个去皮、去籽,不仅效率低,人工成本也高,所以一般会在清洗后,碾压榨汁,然后滤掉渣滓。

不过为了追求更好的口感,或者制作果酱时,工厂也会给水果去皮、去核。市面上就有专门的苹果去皮、去核机,螺旋刀片可以旋转着去掉外皮,中间的金属芯穿过水果就能取下整条核。

这种机器改造一下也可以用于其他果肉相对坚硬的水果,比如菠萝。在批量去皮前,还需要分拣果子,让它们的尺寸能符合机器的要求。

除了这些去皮工艺,工业上还有机械磨皮、用酶消化果皮、或者用碱等化学试剂的去皮方式。有的方式过于追求效率,往往会以牺牲口感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