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圈”为中国冰壶赢得发展机遇

2月6日,北京冬奥会冰壶混双循环赛进行到了尾声。当天,中国组合又接连输给了英国队和意大利队,完全没有了开赛时锐不可当的气势。

“对手的状态一直在回升,而且越打越好。”凌智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道,“其实,我们也在通过比赛变得更好,但他们比我们变得还要好,因为他们对场地慢慢熟悉了,打得更加细腻了,比赛越打到后面,世界强队的实力才能越发展现出来。”

4天前,冰壶作为本届冬奥会最先开赛的项目,让范苏圆和凌智有机会站在了一个他们从未想象过的舞台之上。

范苏圆不到26岁,凌智也不过28岁,他们就在上亿电视观众面前,以6:5击败了瑞士队,取得了自己以及整个中国冬奥军团的开门红,让他们一下子实现了“破圈”。而紧接着,他们又击败了澳大利亚队,连胜使得外界对他们的期待空前提升。

但转折仅仅是一瞬间。第三轮对阵瑞典,中国组合完全有机会拿下对手,但德尔瓦最后一掷的传击得到3分,对手的反败为胜,好像一下子扭转了局势,范苏圆和凌智遭遇了六连败。

“他们有非常好的技巧,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他们的训练也很刻苦,我们可以去看看他们的数据统计,他们其实做得不错,可以掷出很漂亮的壶,连败可能仅仅是一种巧合,他们也许先赢两场,再输两场后再赢两场。”中国冰壶队主教练兰塔迈基说。

那么,在这位芬兰主帅的眼里,为什么范苏圆、凌智会高开低走呢,他的答案是比赛的积累不够,“过去两年,他们一直在过着闭环的生活,他们肯定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幅度提升水平,他们需要打很多比赛,才能胜任奥运会这个级别的较量,他们必须要打更多的比赛,才能成为一支优秀的队伍。”

这也是为什么,在经历了足以击垮任何队伍的六连败之后,范苏圆和凌智仍然坚定、认真地面对每一场比赛的原因。

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想过放弃。在和挪威队的比赛打到第六局,对手一下子拿到5分,比分也来到了3∶9,当时,凌智和主教练有过交流,商量要不要放弃比赛。

“当时和教练商量了一下,但最后决定还是继续打,在丢大分之后,第一时间心里肯定有波动,其实有这种想法还是很正常的,因为对手确实能力很强,跟这种实力强大的对手比赛,就会觉得比赛非常非常难,但是第二时间,你就会想要把比赛打到底。”

这是凌智在那场比赛赛后采访时说的,可能在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动摇过,比赛不是不可以输,但要通过这种高水平的比赛,去汲取营养、吸取经验,“我们要拼每一场比赛”、“我们要好好准备下一场比赛”,是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眼神没有一丝犹豫。

“他们会在4年后变得更好。”兰塔迈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在国际大赛中,但一次大赛不可能让我们学到所有的东西,别的队伍一年有很多比赛可以打,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8月份的世锦赛能不能参加。”

疫情之下,即使范苏圆、凌智多么渴望去提升自己,但没有人可以保证未来会怎么样,“我们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这项运动,从而参与这项运动,我们也希望可以把外教教给我们的东西,传递给所有级别的队伍,让国内的比赛水平和国际水平更接近一些……”

时间肯定无法重回2月2日、3日,但因范苏圆、凌智而引发的人们对中国冰壶的关注,其实是可以延续更久的——即使遭遇了六连败,社交媒体上人们对范苏圆、凌智的评论仍然是非常正面的,“破圈”也让更多之前对冰壶一无所知的人,开始关注这个领域。

“破圈是好事”,对于范苏圆和凌智来说,整个北京冬奥会的比赛经历,应该只剩下不到24小时了,但对于中国冰壶来说,这是自王冰玉、柳荫、岳清爽、周妍之后,又迎来了一次发展的机会,未来,中国冰壶选手肯定会出现在更多的国际大赛中。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中国冰壶路在何方?

“那个‘拖把’是干什么用的?”“这比分是怎么算的呢?”“完全看不懂啊!”……

一场白山队和东道主乌鲁木齐队的冰壶比赛,吸引众多的观众走进新疆冰上运动中心冰壶馆,然而却也引发了看台上不少观众的疑问。

对于大部分不太了解冰壶的普通观众来说,冰壶的比赛规则、计分方法等,甚至是比赛中的细节如选手在不停地给对方掷出的壶檫冰,都有很多看不明白的地方。

其实,运动员手持的“拖把”是冰壶刷,他们通过快速有力地刷冰面来改变冰壶与冰面的摩擦力,从而通过改变冰壶的速度,来改变对手掷壶的成功率。

本届冬运会冰壶比赛共设5个小项,其中男、女青年组和混合双人组的比赛已于23日结束,其中张家口队赢得了男子青年冰壶冠军、青年女子冰壶冠军和混双比赛的金牌则被哈尔滨队包揽。男、女成人组的比赛这几天正在紧张角逐中,最后的冠军将于29日诞生。传统强队哈尔滨队同样被视为夺冠热门。

本届冬运会,冰壶比赛增加了青年项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更多的队伍来参赛。但细心的观众肯定会发现,其实在冬运会赛场的新面孔并不多,依旧不外乎哈尔滨队、伊春队、吉林、延边等老熟人。

中国冰壶虽然起步较晚,但也曾一度风生水起。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队首次加冕世锦赛冠军,2010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还首次站上了冬奥会的领奖台。男队也不甘示弱,在2014索契冬奥会突破历史闯入四强……

在不少人眼里,有“冰上国际象棋”之称的冰壶运动是一项极为适合中国人的项目。不同于足球、篮球这样的对抗性运动,冰壶比赛不仅需要力量和速度等,更考验的是队员的技巧、战术和谋略,有点类似于乒乓球和羽毛球的味道,而国人向来比较擅长这类技巧性运动。

然而,国家队的成绩不断攀升,却并没有让冰壶运动在中国生根发芽,甚至还因为后备人才不足暗藏危机。

缺少群众基础,是冰壶在中国遇到的最大瓶颈。放眼全国,不仅各项比赛关注者寥寥,注册的冰壶运动员也只有600多位,而过去10年,带领女子冰壶走上巅峰的王冰玉和柳荫,在几经退役、复出后,依然活跃在新疆冬运会赛场上……能够有机会接触冰壶运动的青少年更是屈指可数。

装备昂贵,也是一大原因。冰壶比赛用的溜石必须以不含云母的苏格兰天然花岗岩打磨而成,制壶工艺复杂,造价高昂。一支20人的队伍中如要定做一套冰壶和冰刷最基本也得几十万人民币,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稍显昂贵。

场地要求高,则是另一因素。据本届冬运会冰壶赛场中的加拿大制冰师蒂姆•约介绍道,制冰是一项技术活儿,浇制底冰、喷白、标线绘制、打点等都需要有资格证书的制冰师才能胜任。而像蒂姆这样的四级制冰师,全球共有12位,国内的制冰师尚无法承接这种大型赛事任务。制冰师的稀缺,导致目前国内冰壶赛道非常有限,仅在哈尔滨、吉林、北京等几个冰壶运动盛行的城市才有。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冰壶部负责人认为,“冰壶,完全可以成为一项群众运动,其实它的门槛很低。在普通的冰面上,用类似的大理石制作的冰壶,就能进行冰壶练习、训练和小型比赛,从而感受冰壶运动的乐趣,吸引更多人去走进冰壶,热爱冰壶。”

如今,我们欣喜的看到,在十三冬的冰壶赛场上,已经有着一些不一样的身影——此次上海队以“全业余”运动员来参加冬运会冰壶比赛,尽管成绩不佳,却赢得一片掌声。

2012年底,上海市多部门牵头开展冰壶项目,由课、社团、俱乐部结合,在松江校区的8个学校都开设了冰壶课。“本来冰壶运动离我们很远,但通过这种合作让学生们都能接触到这个项目,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没有专业队员。”上海体育局副局长郭蓓坚信,冰壶的未来会更好,“成绩,其实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参与冰壶运动的人正越来越多。”

尽管这样的一支队伍,还不是冬运会赛场的主流,但他们的出现,却给中国冰壶指明了一条新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