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搭帐篷露营公园哪里有 十大露营场地推荐

春花烂漫,踏青的时候到了。眼下,不少市民带着帐篷去公园露营休闲,结果在公园门口就吃了“闭门羹”,还有的刚把帐篷搭起来就被工作人员制止了。而允许搭建帐篷的郊野公园则出现“一位难求”的情况。到底哪儿能搭帐篷?为何有的公园拒绝帐篷入内?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请问北京哪些公园能搭帐篷?”3月中旬以来,北京12345热线接到不少这样的来电,有的咨询哪些公园或场地允许搭帐篷,有的询问为何部分公园禁止露营。

最近,家住北苑附近的王烁想带着全家老少到公园放松,准备了水果、蛋糕等零食,还拿出了许久未用的帐篷和折叠桌、野餐垫,一家人开车前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

没想到,在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公园现在禁止搭帐篷。”保安指了指入口处的通告牌说。王烁只好把帐篷等东西送回车里。

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市内公园中,的确难寻露营场地。市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答复,其直管的公园有3家,分别是西山国家森林公园、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和百望山森林公园,“西山可以搭帐篷,其余两家不行。”至于北京其他公园,需要各自咨询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各区属单位。

“11家市属公园不允许搭帐篷。”市公园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解释称,“市属公园不具备条件,绿地要进行日常维护,而公园里的道路由于客流量较多,在路边搭帐篷也存在安全隐患。”

区属公园则管理不一。比如朝阳公园禁止搭帐篷,但允许市民在没有围起来的草地上铺野餐垫。相比之下,海淀公园宽松了许多,设置了帐篷搭设区。

清明假期时,记者刚一走进海淀公园,就看到满眼花花绿绿的帐篷,一顶挨着一顶,不少人铺好了野餐垫,席地而坐,边吃边聊,享受着户外乐趣。

“北京市内能搭帐篷的公园不多,海淀公园算是挺难得的,但假期人线点多来的,停车、进门、找地方,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安顿好。”张女士的帐篷搭在了露营区的边缘,靠近垃圾桶,对于露营来说,这个位置并不算理想,但无奈好位置早被一抢而空。下午2点多,当记者走出公园时,公园已经实行限流措施,在北门排队进场的市民当中,仍有不少市民拖着装满露营装备的小车,期待着进园赶个露营的“末班车”。

多数市区公园不让搭,许多市民便奔向面积较大、视野开阔的郊野公园找寻场地。露营爱好者戴详家住东边,他们的“聚点”是东坝郊野公园。他告诉记者,东坝郊野公园划设了专门的帐篷区,“这个季节很火爆,周末和节假日我们就不凑热闹了,尽量选工作日去。”

4月10日,记者探访发现,这个帐篷区位于公园正中央、银杏林的南边,不管从公园哪个门进,跟随导识牌就可以轻松到达。帐篷区的周边插上了彩色的旗帜,还设了专门的玩沙区,成为孩子们的玩耍区,年轻人则坐在一起玩游戏、聊天,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记者还发现,由于场地紧张,在非帐篷区,依然有市民铺上了野餐垫。一处碧桃开得正当时,两位女生走到树下打开野餐垫,摆放上吃的喝的,开始拍照,而一旁就是禁止踩踏草地的提示牌。

因为露营场地紧张,离市区不远的温榆河公园、通州城市绿心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等,在节假日露营区也是“一位难求”。

温榆河公园拥有3万平方米露营区,家住海淀的许先生为了能占据一个好位置,早上不到7点就从家里出发了。“为了露营,周末起得比工作日还早。”许先生苦笑着说。

拖着两车露营装备到了公园的露营区,寻找到视野开阔、相对平坦的一块草坪处,许先生搬出装备开始忙活。搭帐篷、撑天幕,铺好防潮垫、打开充气床,摆出蛋卷桌、月亮椅,拿出一套茶具……一通忙碌下来,让刚“入坑”露营的许先生已经耗费了不少力气。但当他坐下来,泡上一杯茶,开始看云、观山,享受片刻安宁时,他觉得也值了。

“网上分享露营的人越来越多,营造出的闲适生活也很吸引人。我就根据大家的分享下单了不少装备,花了得有小两万块钱。但市内能露营的地方太少了,这些装备还特别占地方,幻想的那种人烟稀少、亲近自然的场景,在市内很难实现。但买了这么多装备,还得利用起来,只能早起趁着人少抢个好位置。”许先生说。

据电商平台数据显示,自今年1月份以来,户外帐篷成交额同比增长119%,户外长椅成交额同比增长239%。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增长超过两倍。

露营越来越火热的背后,也凸显出许多矛盾。其中首要的矛盾是,市民可以去哪儿亲近大自然。为什么许多公园对搭帐篷说“不”?记者了解到,有的公园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奥森公园工作人员解释,从2020年4月27日开始,公园所有区域就明令禁止园内搭设帐篷,主要是为了防止人员聚集,“一坐下来,大家肯定就得摘下口罩,有的还要吃东西,存在疫情传染风险。”

有的则是出于保护绿地需要。比如古塔公园就并没有“一刀切”,而是划设了部分区域形成露营地,允许搭建帐篷。“绿地用草品种不一,性能就有所不同。有些区域的草坪人踩上去不要紧,但是搭帐篷要固定,有可能对草坪造成伤害。所以我们在靠近北园南门这一块草坪允许搭帐篷,其他区域包括休闲区、草坪养护区都不能搭建帐篷。”工作人员介绍,公园在该区域树立了引导牌,提醒市民不攀折花木,不乱丢垃圾,不进行烧烤等。

“其实,露营地的运营管理成本很高。后期需要大量人力投入和管理,需要比较高的服务水平。”针对许多公园的“禁令”,运营多家露营基地的体坛传媒户外露营负责人张加祖秀颇有感触。

她举例,房山的某家露营基地,是由高尔夫球场改造成的,“这样的好处是,原来高尔夫球场的一些配套设施可以利用起来,前期虽然投入小,但后期的垃圾清运、水电支出、草坪养护、管理人员、保洁费用等都是大头儿。”

张加祖秀介绍,为了营造舒适的露营环境、保护原有的生态,会对原来高尔夫球场草坪每周至少抽出一天时间进行养护。在夏季三伏天时,对草坪一周也会浇3至4次水,还会把特殊草种的区域空出来,根据草坪状况更换扎营位置。营区内还划分了铺有石子地的专门焚火台,配备消防设备,供安全用火。

“我们在清明期间还配备了20多人的团队专门进行垃圾清运。为了保障营区的各种安全,也有管理人员24小时不间断巡场,提醒游客的一些不文明行为,这些都是人力成本。”张加祖秀说。

起底游戏“搬砖党”:玩得再菜也能“月入上万”?

“一边玩游戏,一边月入上万”听起来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但对于游戏中的“搬砖党”而言却早已见怪不怪。近日,西山居发布了《剑侠情缘网络版》的复刻手游《剑网1:归来》,不仅吸引了众多情怀玩家回归,其自由交易系统也引来了不少“搬砖党”前来开垦新战场。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交易平台上,该游戏中的1万张银票普遍能卖到600元左右,另有玩家表示,自己在游戏中搬砖3天,净收入3500元。按此计算,仅在游戏中搬砖,每月收入便可达到3万元以上。而事实上,除《剑网1:归来》外,不少游戏都具备搬砖功能,这类游戏也被称之为“搬砖游戏”。那么,在游戏中搬砖真的能赚到钱吗?现阶段搬砖的门槛有多高?

想靠“玩游戏实现财务自由”是很多游戏爱好者的梦想,而在整个游戏行业的发展进程中,也有不少人靠玩游戏掘到了金。

近日,西山居上线了一款复刻版手游《剑网1:归来》,1:1还原18年前《侠剑情缘网络版》(剑网1)中的武侠江湖,因此吸引了大量情怀玩家回归。不仅如此,其经典的自由交易系统也引来了不少职业“搬砖党”前来打金,更让不少普通玩家动起了搬砖的心思。

“在游戏里搬砖就是指通过打副本、做任务等获得游戏币、装备和道具,再将这些售卖出去赚取现金的过程。”玩家罗先生解释道。以《剑网1:归来》为例,其自由交易系统中,玩家只需进行18-30元不等的周卡、月卡等充值,就可以将自己获得的道具与其他玩家进行交易,赚取银票。而银票和道具又可以在第三方交易平台上卖给有需要的玩家以获得现金。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第三方交易平台上,游戏银票与现金的兑换比例普遍为16:1,即在游戏中打出1万银票就能赚625元。甚至有玩家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自己在游戏里搬砖3天,除去成本后净收益达到了3500元。若按此计算,仅在游戏中搬砖,每月收入便可达到3万元以上,已经高于绝大多数现实工作的月收入。

“游戏中的‘搬砖党’早在端游时期就出现了,当时大部分游戏中都有很多简单又重复的任务,掉装备的概率高,加上平台监管不严,所以确实有不少‘搬砖党’赚到了钱。”游戏行业观察者刘妍表示,如今市场环境下,普通玩家还想靠游戏搬砖实现财务自由,绝对是凤毛麟角。

事实上,包括腾讯《地下城与勇士》、暴雪《魔兽世界》、网易《梦幻西游》等游戏在内,市面上绝大多数热门游戏里都早已聚集了大批职业“搬砖党”,他们也被称为搬砖工作室。

曾开过搬砖工作室的苏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网游大爆发的时代,很多玩家想获得高级装备,自己又总是打不出来或者官方商城的售价过高,于是就出现了专门替玩家打装备低价交易的搬砖工作室。“买几台设备,开很多账号,再通过一些工具让账号自动打装备,工作室就算开起来了。巅峰时期,靠交易游戏装备,每天的收入能在800元以上。”

然而好景不长,一方面行业的暴利吸引了大量工作室进场,但另一方面,手游崛起端游落寞也使得获利空间不断收窄。“手游出现以后,端游玩家纷纷流失。但大多数手游的装备和道具都是绑定的,无法自由交易,游戏商城里也有大量道具售卖,‘搬砖’空间就越来越小。后来甚至连成本都无法覆盖,很多工作室就此倒闭。”苏先生的DNF搬砖工作室关闭于五年前。

在此背景之下,普通玩家想入场“搬砖游戏”还有多大的想象空间呢?“与陪练、代练等相比,搬砖的技术门槛更低,只要对游戏的玩法操作熟悉即可。”苏先生认为,如果想靠搬砖实现财务自由,前期成本会很高,工作室经营需要足够的量和质来支撑,因此前期准备电子设备、账号、场地、人力、工具等花费一般就不低于10万元;此外,如果缺乏经验导致账号起不来,所有的投入都会打水漂。

刘妍则表示,现在的热门搬砖游戏市场基本早已被大型工作室瓜分殆尽,新人想要找到一个既能搬砖、玩家较多、竞争又小的游戏,赚钱实现温饱,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仅如此,游戏搬砖本身也具有风险。众所周知,很多工作室或玩家个人为了能够更快速省事地“搬砖”,会使用外挂、脚本等工具,但这些工具是被游戏公司所严格禁止的。

事实上,近年来,各大游戏公司也加大了对游戏外挂的监管和惩处力度。《剑网1:归来》游戏客服明确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旦发现玩家在游戏中使用外挂等非法手段获利,将直接封号处理,同时欢迎所有玩家监督举报此类行为。

“除了封号外,使用非法手段获利,还可能面临法律制裁。”刘妍补充道,脱离游戏平台的私下交易或者第三方平台交易,也容易出现上当受骗的情况,加上这些平台不在游戏方的监管之内,因此一旦造成损失便很难追回。

在业内人士看来,使用正规合法手段经营的搬砖工作室已经算是一个新型行业,不过行业竞争也相当激烈。“如果想要以此作为自己的职业,同样需要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更需要脚踏实地干,绝对不会比其他行业轻松。”刘妍坦言。

苏先生则认为:“生活本身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普通玩家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业余搬砖,作为一种娱乐是没有问题的,偶尔也可以赚点零花钱。不过幻想着通过游戏‘搬砖’轻松实现财务自由,那也只能是一个幻想而已。”

不到10平方米 “迷你”密室逃脱玩头在哪

密室逃脱在线下娱乐市场占有着一席之地,并逐渐诞生出空间大小可达数百平方米甚至上千平方米、更趋于沉浸式的大型密室逃脱项目。然而,此时还有另一波密室逃脱项目却并未向大发展,反而是在“小”上做起了文章。

在西单大悦城里,一家名为“微密”的密室逃脱店便以“小”为特色,将一整片空间隔成一个个单独的小房间,为玩家提供9个不同主题的密室逃脱项目。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选择其中一个主题进行体验后发现,整个游戏只有一个房间,且空间大小只有6、7平方米,所有解谜的环节均在这一间屋子里进行。而据该店工作人员介绍,该店属于微型密室逃脱,此前记者体验的主题已属于该店面积相对较大的密室之一,其他多个主题的空间比之更小。

在北京市朝阳区同样也有一家密室逃脱店选择往“小”了走。该店值班人员表示,店内共提供5个主题的密室,其中最大的一个约有10平方米左右,游戏时长大多在20-50分钟,如果当日来体验的玩家较少,后边没有排队的玩家,则可以适当延长体验时间。

也正是受限于空间的大小,这些以“小”为特色的密室逃脱店所容纳的玩家数量也相对有限,基本5、6人就已是每场游戏的最高人数限值。“一般情况下每场是2-4人,最多不能超过5、6人,毕竟每个房间的大小是有限的,为了更好的体验无法同时容纳更多的玩家。”微密西单大悦城店的工作人员如是说。

不言而喻,密室逃脱的体验乐趣便在于破解谜题找到出口,而故事情节的设置或游戏氛围的渲染则增加了沉浸感。然而,微型密室逃脱因房间空间较小,不少需要空间的复杂机械装置便无法应用,更多采用的是设置一道道密码锁,使得玩家需要在不同环节得到每一把锁的密码,从而走出密室,且密码锁的谜题设置也存在高低不一的难度,并覆盖多种形式。

以北京商报记者于微密西单大悦城体验的主题密室为例,整个体验过程有7道谜题,虽以破译密码为主,但覆盖了寻找物品、拼图、计算等方式,还需要动用常识积累,从而获得最终的开门密码。

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也在北京市海淀区一家微型密室逃脱店也进行了实地体验,约5平方米的空间内,共设置了5道谜题,需要玩家观察房间内的摆设、动用道具等来破译每一道关卡的密码,最终寻找到出门密码,从开始体验到结束,整体共用了近40分钟时间。而在体验的过程中,隐约也能听到其他房间内的玩家因解开谜题而发出欢呼的声音,或因寻找不到答案,选择向工作人员求助。

带着孩子前来体验的玩家魏女士表示,“之前从网上看到微型密室逃脱,并有反馈说只有一间屋子,体验时间较传统密室更短,因此选择带着孩子来体验,在玩的过程中锻炼一下动脑能力,结果没想到其中一个环节的谜题不仅把孩子难到了,我也一直找不到答案,最终还是经由工作人员提醒,才找到了破译的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当下部分微型密室逃脱也正在选择借助科技手段,通过VR、AR等技术,不仅延展原本有限的室内空间,也丰富了游戏形式,从而增强玩家的体验感。

据相关门店介绍,借助VR、AR等技术手段的密室逃脱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玩家身处于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内,该房间四周并无实物,需要玩家全程戴着VR或AR眼镜在虚拟画面中发现线索、破解密码,甚至还能和虚拟的NPC进行互动;另一种则是玩家依旧需要在实体的房间内破解谜题,但在某个特殊环节中,需要借助VR或AR眼镜进行解谜,从而完成游戏。

增添了科技手段的密室逃脱也由此吸引了一批玩家。其中,玩家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微型密室逃脱本身在关卡设计上不会像大型密室有更为复杂的设置,因此对注重体验感的玩家不会有太大的吸引力,而增加了一些科技手段后也能成为一个吸引点,但在实际游戏体验过程中,VR画面呈现的效果不及预期以及部分设置容易造成玩家头晕的情况还会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影响。

数字文创产业智库研究员李杰认为,密室逃脱在国内发展多年后,从最初的形式趋同逐渐向多形式发展,技术手段的加持也带来新的元素,但无论是新形式还是新元素,均不是简单地叠加,而是基于受众群及内容主题进行融合,否则也会出现达不到预期效果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