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10大嗜好:抽烟、游泳、打桥牌

  号称中国的“头号烟民”,这并非是说他的烟瘾最大,而是从其特殊的政治地位而言。即使在中央会议上,他照样会取出一支最喜欢的熊猫牌香烟,边吸边谈。1979年访美,他在同卡特会谈时就问:“你们国会有没有通过决议说,会谈时不能抽烟?”卡特笑着说:“只要是我当总统,就不会通过这样的法令。你知道我父亲就是种烟草的农场主。我鼓励大家抽烟。”连连点头说:“好,我支持!”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后大口喷吐起来。卡特事后表示,就这样给他留下了人开朗、坦率的印象。

  1980年8月,会见美国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乔治•布什。当布什首先转达对他夫人卓琳的问候时,说:“谢谢,她身体不如我好。”随即,布什问:“她也同你一样吸烟吗?”回答:“她根本不抽烟,所以她身体不好。”说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据曾在邓家当过厨师的管建平师傅介绍,“小平同志吃菜不挑食,大多数菜都能吃,只有动物内脏一般不吃。他喜欢吃辣,几乎所有的菜都要放些麻辣,特别喜欢吃家乡的四川菜,干煸牛肉丝、干烧鱼、麻辣豆腐、水煮肉片、水煮鳝片等都是他常吃的,他喜欢吃一些砂锅炖、焖的菜,如炖小鸡等。他也很喜欢吃淮扬菜,尤其对淮扬菜中的大煮干丝、焖狮子头、拆烩鲢鱼头情有独钟。当然,吃扬州菜时就不放麻辣了。”

  忘情于大海酷爱大海。到大海里游泳,是他最惬意的事情。夏天,他经常要带上全家人到海边去。他说:我不喜欢室内游泳池,喜欢在大自然中游泳,自由度大一些,有股气势。

  非常珍惜每一次下海的机会。每年去北戴河,到达的当天,就要下海,离去的那天,他还要下海。天再冷,浪再大,他也舍不得放弃。每天上午10点,和全家人一起,走向海边,扑进大海。孩子们有的嬉水欢笑,有的自由自在地在海里畅游。却像完成一项既定的任务,一走进大海,就径直朝着远处的护网游去。

  游泳和散步一样,从不偷工减科,总是沿着泳区的最大边缘游。游泳区里海的深处有个平台,是供大家中间休息的地方,从来不去。跟着他,全家人都养成了习惯,下海游泳,中间都不上岸,不晒太阳。每次游到预定时间,非要叫孩子们陪他一起往回游,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和大家一起走上沙滩。

  坚持散步与做操散步是多年养成的锻炼身体的习惯。散步时,不说话,目不斜视,有一种勇往直前的军人气概。

  在自家的小院,他始终沿着小路的外圈开始走,不偷懒,不取巧,不抄近道。他家的院子一圈有188米,他每天固定要走18圈。有时工作人员走糊涂了,就问他:“到底几圈了?”他会准确地说出现在是第几圈。见到年轻人抄近路走内圈,他又会警告:“不许偷工减料。”

  退休以后,为自己编了一套体操,抬腿、弯腰、伸胳膊,都是些简单的动作,但他做起来十分认真。

  桥牌高手1952年,在西南局工作的时候,有一次路过四川内江,遇到一位朋友教会了他打桥牌,从此打桥牌成了他工作之余的主要娱乐活动。

  退休以后,有了更多的时间打桥牌。他说:“我能打牌,说明我的脑子好;我能游泳,说明我身体好。”

  他还说过:“身体健康,大概是我喜欢游泳,特别是在海里游泳。至于脑力方面,打桥牌最好;你的脑筋是否迟钝,一打桥牌,马上就明白。”

  不仅喜爱打桥牌,而且叫牌准确,出手果断,技艺精湛,水准常令专业选手叫好。洗牌、发牌、叫牌、打牌、记分,每一步都特别认真,处理得果断、迅速,一派大将风度。

  他的老搭档聂卫平说:“他打牌守得紧、攻得狠、叫得准、打得稳,无论领先还是落后,都很有风度,不愧为一位桥牌高手。”

  毛主席爱读书是出了名的,其实对书籍的热爱也是丝毫不逊,“文革”期间,在失去自由的同时阅读了大量书籍。

  他的女儿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在那蛰居的日子里,父母抓住时机勤于攻读,特别是父亲,每日都读至深夜。那几年中,他们读了大量的马列著作,读了《二十四史》以及古今中外的其他书籍。对他们来说,能有时间如此坐下来读书,确也是难得的机会。我们到江西探亲时,父亲常给我们讲一些历史典故,有时还出题考我们。母亲也时常给我们讲述、议论一些书中精辟之处。在读书中,他们抚古思今,收益不浅。我父亲为人性格内向,沉稳寡言,50多年的革命生涯养成了临危不惧、遇喜不亢的作风,特别是在对待个人命运上,相当达观。在逆境之中,他善于用乐观主义精神对待一切,并用一些实际工作来调节生活,从不感到空虚与彷徨。在江西那段时间,他就主要用劳动和读书来充实生活,陶冶精神。”

  晚年的还喜欢看武侠小说,他说看武侠小说不用动脑子,是轻松和消遣。1981年7月,历时十载的《金庸武侠小说全集》(十五种三十六册)修订工作将近完成。就在此时,北京邀请金庸到内地访问。当接到这一邀请,金庸就提出“想见”,并感慨地说道:几十年啦,我最想见的就是。我一直很钦佩他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真像是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7月18日上午,以中央副主席的身份接见了金庸,金庸当时的身份是香港《明报》社长。

  “首长喜欢足球是出了名的,而且是一向都喜欢。除了足球,其他体育项目他也都喜欢。第十三届世界杯足球赛的时候,52场比赛,他是场场都看,一场没落下。有些比赛是在晚上进行,他看不了,就让我给录下来。而且录下来以后,还不让我告诉他结果。说知道结果,就没有悬念了。”

  “首长看足球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有伟人风度,有正确观点的。我们看比赛,输了就想骂街。他不这样。他说:“这个看球呀,不一定进球多就是有水平,不进球也好看。我们虽然输了,但是咱们队员都努力了,都踢得不错,但是水平跟人家不是在一个阶梯上,踢得还是不错嘛!”

  1985年8月,请人带话给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先生:“我看了几场国际足联16岁以下柯达杯世界锦标赛的实况转播,看到各个队无论技术方面、体育道德方面都表现很好,他们踢得很有朝气,是世界足球运动的希望。中国少年队踢得也不错。我们中国足球运动要搞上去,就要从娃娃和少年抓起。”

  的女儿曾回忆说:“爸爸最喜欢的是足球。据说,他在法国的时候,为了看足球,还当了一件衣服。现在看电视,足球、排球,特别是世界杯足球赛或中国女排比赛的转播,他必看。播出时间他不能看的,就让朴方帮他录下来,有空再看。在屏幕上看比赛,他也和亲临现场一样紧张。”

  “只要是中国队赢了,他就高兴,情不自禁地拍手,还对身旁的人说:‘快鼓掌啊!鼓励鼓励。’有些比赛,像体操、跳水等项目,他一边看,一边和场上的裁判一起打分,他给中国选手打的分,一般都比裁判打的分高。中国小选手获奖,爸爸特别高兴。有一阵子中国乒乓球走了下坡路,爸爸说:‘中国乒乓打不赢,就是因为你们不看!’爸爸的球瘾其实全都在他的爱国心上。”

  每天晚上7点钟的《新闻联播》是每天都要看的电视节目,这是他了解中国和世界的另一个重要渠道。每年的春节,也必定要和全家坐在一起,观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据护士黄琳回忆说:“因为首长耳朵不太好,与电视机的距离又比较远,我们要在旁边给他讲,就是电视里讲什么我们重复什么。包括原来看新闻也是这样,新闻里讲一句,我们就跟他讲一句。他一边看着画面,一边听我们解说。《》(1997年的大型电视文献纪录片)是从1月1日开始放的第一集,每天放的时候我们就给他讲,12集全都看了。有的时候镜头比较远、比较模糊的时候,他会问,那边走过来的那个是谁呀?我说,那个是你呀,你看清楚了?后来,走近了,或者镜头拉近后,他看到了,自己在那里笑一笑。”

  “有时,片子里有一些对他的评价,我们就重复给他听。讲的时候我就注意看着首长的表情,有时候感觉首长——我不知道我形容得准确不准确——就感觉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就是被表扬以后,不好意思的那种感觉。”

  的女儿曾经在回忆录中对的文艺爱好做过介绍,她说:“西方古典音乐,父亲不大喜欢,也不大懂。他喜欢听的是京剧,还相当内行。他最喜欢的是须生言派和青衣程派。我们家住得离怀仁堂近,因此只要怀仁堂演戏,我们总是举家前去。爸爸、妈妈是真爱京戏,我们则多是跟着凑热闹。不过看京戏的确是一种好的艺术欣赏,听得多了,看得多了,不但可以知道许多历史故事,还可以帮助我们提高文化水平。那些戏中的词句,真是太美了。”

  也喜欢川剧,“文革”以前,川剧进京,和朱德、陈毅必定要看。“文革”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看川剧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