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冰壶路在何方?

“那个‘拖把’是干什么用的?”“这比分是怎么算的呢?”“完全看不懂啊!”……

一场白山队和东道主乌鲁木齐队的冰壶比赛,吸引众多的观众走进新疆冰上运动中心冰壶馆,然而却也引发了看台上不少观众的疑问。

对于大部分不太了解冰壶的普通观众来说,冰壶的比赛规则、计分方法等,甚至是比赛中的细节如选手在不停地给对方掷出的壶檫冰,都有很多看不明白的地方。

其实,运动员手持的“拖把”是冰壶刷,他们通过快速有力地刷冰面来改变冰壶与冰面的摩擦力,从而通过改变冰壶的速度,来改变对手掷壶的成功率。

本届冬运会冰壶比赛共设5个小项,其中男、女青年组和混合双人组的比赛已于23日结束,其中张家口队赢得了男子青年冰壶冠军、青年女子冰壶冠军和混双比赛的金牌则被哈尔滨队包揽。男、女成人组的比赛这几天正在紧张角逐中,最后的冠军将于29日诞生。传统强队哈尔滨队同样被视为夺冠热门。

本届冬运会,冰壶比赛增加了青年项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更多的队伍来参赛。但细心的观众肯定会发现,其实在冬运会赛场的新面孔并不多,依旧不外乎哈尔滨队、伊春队、吉林、延边等老熟人。

中国冰壶虽然起步较晚,但也曾一度风生水起。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队首次加冕世锦赛冠军,2010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还首次站上了冬奥会的领奖台。男队也不甘示弱,在2014索契冬奥会突破历史闯入四强……

在不少人眼里,有“冰上国际象棋”之称的冰壶运动是一项极为适合中国人的项目。不同于足球、篮球这样的对抗性运动,冰壶比赛不仅需要力量和速度等,更考验的是队员的技巧、战术和谋略,有点类似于乒乓球和羽毛球的味道,而国人向来比较擅长这类技巧性运动。

然而,国家队的成绩不断攀升,却并没有让冰壶运动在中国生根发芽,甚至还因为后备人才不足暗藏危机。

缺少群众基础,是冰壶在中国遇到的最大瓶颈。放眼全国,不仅各项比赛关注者寥寥,注册的冰壶运动员也只有600多位,而过去10年,带领女子冰壶走上巅峰的王冰玉和柳荫,在几经退役、复出后,依然活跃在新疆冬运会赛场上……能够有机会接触冰壶运动的青少年更是屈指可数。

装备昂贵,也是一大原因。冰壶比赛用的溜石必须以不含云母的苏格兰天然花岗岩打磨而成,制壶工艺复杂,造价高昂。一支20人的队伍中如要定做一套冰壶和冰刷最基本也得几十万人民币,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稍显昂贵。

场地要求高,则是另一因素。据本届冬运会冰壶赛场中的加拿大制冰师蒂姆•约介绍道,制冰是一项技术活儿,浇制底冰、喷白、标线绘制、打点等都需要有资格证书的制冰师才能胜任。而像蒂姆这样的四级制冰师,全球共有12位,国内的制冰师尚无法承接这种大型赛事任务。制冰师的稀缺,导致目前国内冰壶赛道非常有限,仅在哈尔滨、吉林、北京等几个冰壶运动盛行的城市才有。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冰壶部负责人认为,“冰壶,完全可以成为一项群众运动,其实它的门槛很低。在普通的冰面上,用类似的大理石制作的冰壶,就能进行冰壶练习、训练和小型比赛,从而感受冰壶运动的乐趣,吸引更多人去走进冰壶,热爱冰壶。”

如今,我们欣喜的看到,在十三冬的冰壶赛场上,已经有着一些不一样的身影——此次上海队以“全业余”运动员来参加冬运会冰壶比赛,尽管成绩不佳,却赢得一片掌声。

2012年底,上海市多部门牵头开展冰壶项目,由课、社团、俱乐部结合,在松江校区的8个学校都开设了冰壶课。“本来冰壶运动离我们很远,但通过这种合作让学生们都能接触到这个项目,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没有专业队员。”上海体育局副局长郭蓓坚信,冰壶的未来会更好,“成绩,其实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参与冰壶运动的人正越来越多。”

尽管这样的一支队伍,还不是冬运会赛场的主流,但他们的出现,却给中国冰壶指明了一条新的出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